一个村庄的抗疫纪事

鼠年正月初四早晨,第一声鸡鸣声响起时,村子里的老李看了看手机,才凌晨四点,随后,传来此起彼伏的鸡鸣声。

这鸡鸣声听起来,如同天籁。今年春节,寂静山峦如在天幕下凝固了一般,山峦起伏中是黑压压的松柏树,

疫情紧急,就得资源善用。必须看到,眼下这场战“疫”不只是对疫情防控技术的考验,也是对社会动员能力与资源调配能力的拉练。资源的短时结构性短缺,人力与物力上的加量调度,都是不可避免的难题。武汉此次征用党校、高校校舍,也是结合其自身实际,在抗疫大目标下,盘活存量、做优增量,对资源物尽其用、对疫情积极应对的务实之举。而其目的也是让抗疫工作更有序,也更高效,最终合力打赢这场疫情阻击战。

经过老李和村民的劝导,老李和中年男人达成了友好协议,中年男人返回,老李主动承担起为中年男人代为祭奠的任务,男人把去世祖宗们的地址一一告诉给了老李。老李说,放心,这些地方我闭着眼睛就摸得到。男人很感激,说,加个微信吧。中午,老李把代为祭奠的图片通过微信发过去,男人连声感谢,还发来一个红包。老李拒收,回复说,别把我当外人。

正月初八上午,眼看立春就要到了,小张在微信里发了几张村子里的图片,他附言说,愿春天的阳光早日照耀山冈,温暖的阳光早日驱散病毒,村子安好,国家安好。很快,便有了好几十个点赞。

而从价值序列上来看,目前虽然处境艰难,但仍然应优先利用公共资源和国有资产。不到迫不得已,避免征用私人财产。比起民企、酒店等组织,各级党校属于党委直属事业单位,对其使用不存在“征用-补偿”的难题,相应地也不存在阻力和顾虑。此番,武汉将党校新学员楼改造为隔离点,也是“立党为民”的具体落实。

据新京报报道,继湖北省委党校兴华楼被征用作为集中隔离观察点之后,武汉市将进一步征用省委党校另一栋学员楼以及新校区尚未使用的6栋学员楼,尽快改造为密切接触者集中隔离观察点。此外,陆续改造的还有武汉多所高校学生宿舍,为此将增加数千个床位。

(作者单位:万州区五桥街道办事处)

下午,小张把一个山垭上村民们自挂的横幅标语撤了下来,上面写着“今年上门明年上坟”,小张说,这个内容看着有点恐怖,也不文明,得换下新的内容。小张坐在一棵松树下面,打开手机接通视频,视频里,是奶声奶气的女儿在呀呀呀对他欢叫着。小张春节期间忙着村子里的疫情防控,正月初一就把三个月大的女儿送到乡下岳母家帮忙照看了。

早晨六点,天刚蒙蒙亮,老李便赶到一个叫大岩口的山崖边,这里有一条新修的公路。按照村党支部交给他的任务,他今天和另一个村民负责“封路”以后的值守,这是按照镇上的要求,进村只留一条主路,其余路口全部封闭禁止车辆通行,对进村的外来人员劝导返回。

村里建了一个外地返乡的微信群,村干部们把所有的疫情防控政策知识不断在里面推送,还有相互之间的问寒问暖,没口罩的吱个声就送去。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征用范围还包括几家武汉市属高校的宿舍楼。“存量资源盘活”,就该在善用的基础上物尽其用。在抗疫已将人们调到“同心同向为战疫”制式的背景下,这点也不难赢得大学生的理解。这里面,形成“用前保管物品,用后消毒处理”的闭环,也是善用的题中应有之义。事实上,相关高校在通知中也都提出对物品进行妥善保管和消毒处理。

晚上,老李打着电筒逐一走访从湖北武汉等地回来的“隔离”人员,按照对“隔离”人员实行“六包一”的要求,老李领取了四户七个人的任务,在了解了他们在家“隔离”的情况后,一切正常,老李才放心了。老李对他们叮嘱,家里没菜没粮没肉了,马上给他打电话,他就帮忙买了送去。回家看电视,看到肺炎感染数字上升,老李感到很揪心。儿子嘱咐他,爸,你在外说话得注意语气啊。老李拍了拍胸膛说:“特别时期,只要不听招呼的,我六亲不认!”村党支部书记小张,有一次带着他去城里争取一个公路硬化的项目,在介绍老李时喊他“李队”,一个科长一惊,事后知道老李是一个生产队队长的职务时,忍不住笑出了声。这次防控疫情,老李说,他是为村子里做事,也是为国家分忧。小张书记对老李说,是应该这么认识。

村子里的第一缕炊烟,从老李家屋顶上的烟囱里袅袅升腾,给寒风中的村子也带来了第一缕暖意。老李家的老烟囱,还上过本地报纸的摄影版,那是一个来村子里游荡的摄影者拍照后投稿发表了。村子里的老烟囱,而今已快成为一个老古董了。

从现实层面来说,各地党校目前处于假期闲置状态,由于疫情影响近期也不会进行正常的培训安排;多数党校基础条件较好,改造时间短、费用低,日常管理也较为规范,作为单间隔离观察场所具有天然优势。

随着雷神山医院正式启用,党校和高校宿舍改造完毕,武汉市将形成较为完善的分类收治格局。而且,这次征用的党校学员楼,新建成尚未投入使用,水、电、卫生间等各项设施也较为齐全,能够满足隔离观察并保证基本生活所需。而据报道,不只是武汉,云南昆明、浙江杭州、河南平顶山等多地均已改造启用党校作为隔离观察点。

去年腊月三十,老李便去父亲的坟头祭拜,他在父亲坟头许了一个愿,愿全家人身体健健康康的,至于发财那些心愿,老李觉得跟他家沾不上边,得自己好好干。老李的儿子大学毕业后,已在深圳工作了两年。去年腊月二十六,儿子便坐飞机回来了。

正月初四这天早晨五点,老李便起床了,老婆在热乎乎的被窝里咕哝,你起来这么早干啥子。老李大声说,村党支部给我分的任务,我还能睡么!老婆起床了,说:“我给你煮了面条吃了再走,外面天冷。”

正月初七上午,村党支部书记小张开着小喇叭音响的宣传车,开到山山岭岭向村民们宣传疫情防控政策知识。村民老郑还自编了顺口溜,打着快板走村入户进行宣传。老郑是贫困户,正是小张联系帮扶脱贫的,小张叫住他,说了声:“郑叔,谢谢您呐!”老郑连忙摆摆头说,上面对我这么好,国家有事情时,这是我该做的嘛。

早晨六点半,带着执勤袖章的老李便和人争吵了起来。一辆白色的“路虎”车开了上来,老李大声喊:“停!停!停!”开车的人还要准备继续开车前来,老李一下冲到公路中间拦住说:“上面有要求,今天封路,一个也不许进村!”开车的中年男人走下车,给老李低眉含笑递烟,老李摆摆手说,谢谢,戒了十多年了。男人说,我们去给老祖宗坟前燃上一炷香后就赶紧撤。老李说,还是不行,上面有要求,疫情形势很严峻。老李递给男人一张传单,上面是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宣传内容。男人拿到手上看了看说,这些我都知道。老李说,知道就好,就要听国家的话。

我们依旧在与新冠肺炎病毒赛跑。这场比赛格外胶着,需要我们掌握经验技巧、寻找对方弱点、保持拼劲耐力,同时也离不开源源不断的“能量补给”。如果说口罩、防护服等需要开足马力去生产,医生护士仰赖于其他地区的积极支援;那么病房和床位的短缺,很大程度上只能依靠自身的存量资源去腾挪。

目前,确诊患者还在增加,武汉市最迫切的任务是对“四类人员”(确诊患者、疑似患者、无法排除感染可能的发热患者、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分类集中收治,做到应收尽收、不漏一人。集中分类收治、切断传染源,是避免居家聚集性感染的必然之举。

村子里喂养的土鸡其实并不多,不会超过两百只,这个数字老李绝对有把握,如同大岩口、乌龟包、磨子岭这些老地名,都一一摊开在老李的掌心。老李是村里的小组长,他父亲以前是村子里的老会计,对数字的敏感似乎遗传给了老李。父亲已走了二十多年,父亲当会计的那把老算盘,还挂在家里的墙上,望上一眼,便浮现起父亲打算盘的劈里啪啦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