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监管、趋严2019年共享经济作别野蛮生长

从几年前的野蛮生长,到2019年的转型、降温,国内共享经济在短短一两年的时间内就经历了冰火两重天的真实体验。

据网经社“电数宝”投融资数据库监测显示,2019年全年,共享经济市场融资总计6起,融资金额7.5亿元人民币。而这组数据与2018年共享经济市场16起融资、21.7亿元人民币的融资额相比,弱不胜衣。

共享单车行业冰火互现

类似的政策为各地乃至全国安全顺利复工的实现提供了较好的范例,通过政府公权实现抗疫物资的供应、人员流动的分级分类和人员返工的跨省对接。为在抗疫的同时稳经济、保企业、稳就业,我们强烈建议推动抗疫过程中的经济常态化运行,接受全面复工后的挑战与应对。

陈礼腾认为,共享汽车作为重资产、重运营、重营销的产业,要求有雄厚的资本、先进的技术和管理能力。共享汽车资产之重,主要支出还是在于汽车的成本上。现有的共享汽车平台多是B2C的运营模式,汽车均为重新采购而非闲置的车辆,加上其他运营成本以及维护成本,还要面临对手的竞争,这些因素最终导致共享汽车平台迟迟难以盈利。

首先应建立复工后的生产规范和管理标准以充分预防疫情的再次发展,具体包括监测企业复工人员的身体健康状况;严格工作场所的进入和管控,保障充分消毒并尽量减少交叉接触感染;员工用餐的严格管理和员工住宿区域的监管等。

2019年1月,小桔车服宣布启动共享汽车开放平台;3月,滴滴再次升级其旗下的共享汽车业务,并将其作为小桔车服的主要发展方向; 6月,戴姆勒旗下的共享汽车品牌car2go正式退出中国;8月,消息爆料称立刻出行“跑路”,无车辆可用、押金无法退还,此外,途歌、盼达用车、众行evpop等也疑似出现了经营问题,用户押金无法退还……

长期以来,国内共享经济的发展主要取决于背后资本的推动。随着2019年各项监管政策的出台,共享经济行业也逐步向更规范、科学的方向发展。

不论从融资数还是融资金额上看,2019年共享经济的融资水平均与2018年相比大幅缩水,整个行业正经历着有史以来最严酷的资本寒冬。在这一点上,微观层面表现最为明显的,是与我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共享单车行业。

2019年11月28日,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加强预付式消费市场管理的意见(征求意见稿)》等7份文件,旨在针对预付式消费市场加强规范,其中不乏涉及共享单车、网约车等在内的交通运输新业态的监管措施。

经历了残酷的市场竞争之后,共享单车行业在全国各地留下了为数众多的共享单车“坟场”。这些大小不一的坟场见证了资本大规模涌入后平台之间的恶性竞争和资源浪费,也用事实证明了这些平台违背了共享经济最初诞生时的初衷。

(本文为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新冠肺炎课题部分成果)

广东和浙江作为应对疫情率先启动一级相应的省份,在复工响应中也做出了表率。在全国大多城市仍处于封闭和隔离状态时,杭州和义乌已经派出多批大巴接回返岗员工,甚至开通了铁路专列。根据百度地图显示,广东自二月中旬开始回流人口稳居全国第一,其次是浙江。在复工行动中,义乌政府为企业提供包车补助,也为自行返回义乌的员工提供员工补贴,政府还对所有非公有制企业引进和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协助引进员工提供大力度补贴。浙江省在疫情防控期间出台《浙江省疫情防控责任令(第2号)》,明确提出“原则上不得随意限制普通居民正常出行”等“三个不得”要求,强调要实行突出重点的分级分类管控。在此基础上,省会杭州启用“杭州健康码”措施,通过健康码做好全市人民的健康监测服务和分类管控。健康码实施“绿码、红码、黄码”三色动态管理:即显示绿码者,市内亮码通行,进出杭州扫码通行;显示红码者,要实施14天的集中或居家隔离,在连续申报14天正常后,将转为绿码;显示黄码者,要进行7天以内的集中或居家隔离,在连续申报不超过7天正常后,将转为绿码。苏州工业园区采取重点企业优先、用工人数少的企业优先等原则,分门别类引导企业复工,切实做到精准、错峰、有序、可控。园区帮助复工企业解决防疫物资短缺难题,也派专人为中小企业办理相关的税收优惠政策。

在大浪淘沙之后,每个平台都以各自的方式结束了自己在2019年的使命。2019年年初,美团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在内部信中表示,未来摩拜单车品牌将更名为美团单车,美团APP将成为其国内唯一入口;岁末年终的12月6日,多个渠道的消息源表明,ofo在2019年年底裁员超50%(据天眼查相关数据显示,目前ofo人员规模已不足百人)。而与此同时,后来居上的哈啰单车、青桔单车(滴滴)也为共享单车行业未来的比拼、对弈预留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业内人士认为,监管部门需要创新监管方式,善于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构建数字化的监管体系,为共享经济提供一个更好的发展空间。

多日前各地已将政策重点转向抗疫和复工复产两手抓。2月初各级政府已在保护企业方面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包括防控物资协助、延期缴纳税款、缓缴社会保险、返还失业保险、减免房租、金融支持等方面,旨在对中小企业的资金压力和现金流难题提供强大的支持。即便如此,部分企业在面临开工困难的情况下仍无法解决根本的生存问题。当前部分必要的生产企业已经复工生产,但仍有大量企业未能回到原有的运行轨道上。家喻户晓的餐饮业企业西贝莜面村表示疫情期间2万多名员工待岗,工资发放成为难题。可以预计,未来一段时间,中小企业的生存问题依然严峻,要么降薪裁员,要么加速转型,有的企业甚至会面临生死存亡的境况。在当前公共卫生危机中尽快地恢复正常生产是保企业、稳就业的关键,这比任何财政和货币刺激政策都更为重要。

日前,网经社 (100EC.CN)发布了2019年中国共享经济十大动向,涵盖网约车、共享办公、共享充电宝、共享单车、共享住宿等多个行业。这其中,共享单车行业重新洗牌、共享汽车平台倒闭、相关部门监管趋严等新闻,最值得我们回味。

北京晚报产经新闻深度报道组

据张兴赢介绍,2018年,我国共享经济的交易规模达到29420亿元,比上年增长41.6%。但是作为一种新经济业态,共享经济也在发展中遇到了诸多问题,“比如说,现有监管模式难以适应新业态发展需要,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制度监管滞后问题凸显、数据流通共享仍存障碍,政府各部门、共享经济各领域、各行业信息孤岛现象依然存在。”

共享汽车如何走出低迷

共享经济行业将逐渐规范

正如网经社分析师陈礼腾所说的那样,共享单车的资金问题以及市场策略的失误导致一些单车企业最终的失败,而随着资本热潮褪去,共享单车的发展迎来了巨大的挑战。事实上,长远来看,共享单车的发展,既是对国民素质的考验,也是对地方政府责任意识、响应能力的考验,同时也是对相关企业运营能力的考验。共享单车企业要想获得长足的发展,需要放弃前期的发展模式,重新审视市场发展规律,进行必要的战略调整。

要注意的是,当前疫情的发展仍不容轻视,盲目复工可能会带来传染增加的风险,使前期抗疫工作的成效付之东流,从而可能导致更为严重的再次停工和停产。因此当前复工政策的实施仍十分谨慎,涉及重要国计民生的领域,需在保障条件下立即推动复工复产,重大工程和重点项目员工要及时返岗、尽早开工。同时,我们应尽量回归到社会经济的常态化运行来面对疫情。因此抗疫和复工之间的平衡点是当前时期的关键问题。

最后政府应梳理关键产业链,尤其是各省市应对内部关键产业的各个环节进行梳理,明确排查产业链的的关键短缺环节,发挥政府的公共权力疏通解决产业链的关键缺口,对关键及短缺环节进行产能兜底,以防止因关键企业不复工导致其他企业窝工。

“共享经济实际上是对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理念的具体实践,尤其是对我们这个人口众多、资源相对缺乏的国家来说,也是一种绿色经济发展的重要途径,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长期致力于生态环境和绿色发展研究的科技工作者张兴赢说,“当前我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共享经济则有望成为重要的增长动能之一。”

事实上,在过去的几十年间,与共享汽车行业相关的各种模式都先后退出了历史舞台,甚至是1999年在美国出现的分时租车鼻祖Zipcar,也在2013年难逃被收购的命运。为此,有业内人士认为共享汽车能不能玩好,貌似和发达国家与否、经济强大与否并没什么直接关系。

其次应解放地方政府对新增病例人数的僵硬限制,改善地方政府抗疫工作的考核指标。考虑到复工的重要性,应在政府监督和企业实施完备的复工疫情防控工作规范时不追究地方政府和企业的新增病例责任,打破防止地方政府一心保疫情数据,无心复工的状态。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共享汽车的出现,可以说比很多汽车品牌都早,但一直不温不火,难成气候,这其中或许有什么经验教训值得总结?

2019年5月,交通运输部、人民银行等六部门联合印发的《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资金管理办法(试行)》规定,强调了包括共享汽车等行业原则上不收取押金、对用户资金管理进行详细规范等。